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北海嘉莱度假酒店有限公司旗下网站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电话:86-0779-3137888

传真:86-0779-3137886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账号:

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酒店动态 酒店动态

去涠洲岛寻找信仰之旅

发布时间:[2013-04-12]

我出生的时候,正值疯狂十年落幕,忠毛时代近尾声的转拐时期,虽然此后在学校那块形同墓碑的最高指示牌前接受90%僵师的诱导,但对于我这种先天叛逆,后天又接受了黄金十年熏陶的异数来说,这诱导几近徒劳。所谓黄金十年,是指改革开放后汹涌而来的西方思潮与饱受压制的意识形态相碰撞而形成的十年“井喷”。这十年里,中国的意识形态领域空前活跃,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出版的自由,当时的媒体人可以宽松并合法的对社会新闻事件进行广泛深入的报道,即使是最敏感最禁忌的话题也被允许做深入的剖析(这样的广度与深度即使是后来合法的“两南一凤”也难以企及)。此外,黄金十年的影响还在于,这些合法刊物有不少能流传到小而偏的山城,这比起十几年后我要如地下党接头般去个体书摊那里预订、领取同样合法的刊物来说,简直就是一个传说。这些流进山城的刊物对于小学三年级以后就被僵师劣制毁掉的我来说影响深远,尽管此后89之手匆匆为“井喷”安上了阀门,但是那十年已使我变成一个喜欢先用冷眼看世界,继而以人性去思考,最后再用无厘头精神构建价值观的另类,而我也把这看成我的信仰。

自己有信仰,就会想去了解其他的信仰,所以除了读文字外,这些年来但凡我去过的城市,逢庙必往,遇观必进,即使是外来的如基督、真主等,我也要冒着被视为异教徒的风险去观瞻一下,这样的行程我称之为寻找信仰之旅。而此行涠洲,自然也不例外,因为岛上有两座法国传教士建造的,用珊瑚石筑成的百年天主教堂,而其中一座天主堂正位于我们住的第二个地方苏牛角坑附近。

为了这次行程,我没有和老大他们一起出海打鱼以及观赏清澈海水下的珊瑚,这么做只是为了弥补登岛以来的各种疲惫,以养精蓄锐,而这样的付出不仅没有让我失望,还让我得到一份厚礼,那就是由岛民举行的一年一次圣母出游,这就好像一些电影的结尾,当你耐心等到最后,总会有一个彩蛋在等你。

用过午饭后,我出发往天主堂去。人还没到,便已听到远远地传来鼓乐声,再往前走不一会,便看到颇为壮观的天主堂建筑以及挂在上面的长长炮仗,而在楼前依次摆开的,是舞、乐、旗、鼓以及贡品等方阵,这让我想起曾经看过的一篇关于中国文化的文章,其中说到“同化”时举过一个例子,说犹太人被流放世界各地后,只有在中国的犹太人家族被同化。坚韧的犹太人尚且没能坚守住自己的传统,只靠口耳相传且传播千里万里的基督(天主)教自然也无法抵挡中华文明的融合,这圣母出游的阵势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随着时辰到来,出游队伍开始启程,这时教堂门前的一位老人唱起赞美圣母的歌,我们也跟着队伍走了一段,不过很快我们就被沿途燃放的鞭炮硝烟和突如其来的太阳雨给挡了去路,看着雨雾中远去的队伍,并非信徒的我们选择退回教堂。

天主堂的进门处,老者仍在动情地唱着,从这持久而坚定的赞美声中,我感受到那份对信仰的坚定,同时也感受到同化的相互性。



 
天主堂门内有一段对其历史的记载,其中说到法国的唐神父遇到了从广州恩平,开平因械斗败北而逃至广西的客家人,由于这些客家人居无定所,所以教会对他们进行了救济,并与清政府协商让他们去了涠洲岛垦荒居住,后来大多数客家人也入了教,并在两位神父的指导下,用十年时间建成了天主堂。法国的教堂样式因其直指苍穹的尖顶,棱角分明的拱顶,粗犷奔放的外立面有着强烈的反传统意味,所以被冠以哥特,即“野蛮”之名。所以当法国的神父遇到骁勇的客家人时,双方可谓一拍即合,共赴“孤悬海外”之所共建精神家园,并成就了今天的天主堂。


 
步入教堂大厅,四处走动的游客与坐在椅子上默默祷告的岛民构成了一幅流动与静止的画面,而在我的眼里,这是一条时间的长河,在这条长河里,时间可进可退可停滞,甚至还可以被扭曲,不用奇怪,因为在一座满是神灵的处所,精神层面的任何变化都是可以被接受的。我试图用手中的相机留下这画面,但处于旅游胜地的教堂以由于以及大多数国人的旅游习惯,我没能拍到最满意的照片,不过我却注意到虔诚的岛民对这些游客的游走与喧哗已淡定超然,他们可以旁若无人地坐在椅子上默默祷告着,这再次让我感受到信仰的力量。

祷告者中有几位老太太,她们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手上捻转着的珠子仿佛自己的命运,而嘴里念着的是对生命的轮回。与在门前唱赞美曲的那位老者一样,老太太们的脸上都有着常年岛居生活所刻下的千沟万壑,我相信这些印记更加深了他们的虔诚,因为能够在一个只靠捕捞为生的孤岛上活到古稀之年,除了在生存技能上需要丰富的经验外,在精神层面更需要有力的支撑。



 
由于众所周知的缘故,天主堂曾经遭受过相当程度的破坏,如今除了外部还保存着当年的形式外,内部装饰早已翻新,堂史介绍中的那座著名的钟也已被新的所取代,可惜我们没能找到上楼的楼梯,只能在一楼聆听那一声声撞击心灵的钟声。

在等待游行的队伍返回以及圣母归位的这段时间里,我静静坐在椅子上,尽管我没有宗教上的信仰,但敬畏之心使我在这些经年累月的建筑里,呼吸神灵的气息,排除所有的杂念,与虔诚的信徒们一起感受冥冥之中的力量,并任凭光阴一点点的流逝,对于生命的进程来说,这是一次一次涤荡灵魂的历程